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日志

 
 

精致  

2006-05-18 17:19:4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一些精致的小东西,分不清品质与价格的关系,只是凭了直觉,第一时间入了眼的便可。

瓷器

家里的第一套餐具,是打几百里地之外背回来的,浅浅的米色,浅浅的波纹滚边,摆在餐桌上赏,满心里恬静。那套餐具倒盛过不少精致的菜肴,只是日子久了,或缺损或彻底破碎,所余的也在时间里黯然,光鲜不再。

鼓浪屿上买过一对杯子,日月杯,一只圆圆的,如日,寓意为男子,一只如月牙,寓意为女子。前阵子在厨房里发现了它的踪迹,竟被母亲拿来置放去污粉了,我抱着它惋惜细瓷的精致,仔细想来,能装点什么也算是体现它存在的价值了。

小城的旧家,卫生间里曾挂了一张黑瓷的脸,脑袋上插了一束绿萝,倾泄而下,灵动了一方小小天地。很久没再见过了,想是搬家时遗忘了,不知那屋子的新主人可否保留下它来。

现在的宿舍里摆了一对水杯,结婚十一周年时买的,一只是阿公,一只是阿婆,分别写着:“让我陪着你慢慢变老,我还是你手心里的宝”。一眼便喜欢上,虽然极少用来喝水,看着就觉得温情荡漾。

毛绒玩具

和死党一块儿买过对小小狗,性别不明,只是着装酷似情侣。头顶上竖着一撮毛,白色的,被我搓成三根。从福州抱回小城,又从小城抱回福州,沦为儿子的玩偶,那三撮风中飘摇的白毛早在儿子学习使用剪刀时被毁去。

结婚时选了一只特大的白色狗,可是当双人枕的那种,黄色的鼻子,大的眼睛,最得宠的时候被我搂在怀里旁落了夫婿。离开小城里,夫说带走它显得太幼稚,于是扔在垃圾堆里,听儿子说一眨眼就被人捡走了,但愿能遇见个新主人,如我曾经那般地善待。

经过商场的毛绒玩具前,常常会放慢步子,用手轻轻拂过那些柔软,心也会跟着柔软起来。偶尔看到骑单车的少年,在车后放一个硕大的毛绒玩具,满眼里期待着甜蜜,也会跟着笑起来。知道再不会选择任何一款毛绒玩具,对它的喜爱却不会随着岁月改变。

饰物

黄山下的古街里,淘了一个藏珠手链,倒没有在意宣传里说的治病养身,仅是喜欢了它的纹。那几日是不离手腕的,游走在风景里,添了些许情趣。返回现实后,看着却有几分碍眼,收了扔在抽屉里,翻见时把玩一番,只是不会再戴了。

第一次见到景泰蓝物品,大的自然是没能力去拥有,于是选了三双筷子和一对手镯。喜欢那种高贵的韵味,佩于腕便会自觉收敛了举止。回家时,一一分配礼物,发现竟然遗漏了小姑子的,只得舍了自己的心爱,倒也不曾见她戴起。

有一对耳环,台湾的工艺,古朴,凝重。因为害怕在耳朵上打个洞,耳环的美,我就远望好了,不想成真。有天会把它作为一份见面礼什么的,送与儿子牵起手的那个女子,也算是一件传家宝了吧。呵呵。

并不是个精致的女子,却想着将生活过得精致,在岁月里慢慢磨去了心思,只留下一些与精致相干的记忆,自指尖里流出,抚慰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