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日志

 
 

轻触世界杯  

2006-06-11 09:15:3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清出于什么具体原因,我还是如期守在了电视机前,为了这个原本没准备过目的世界杯。

      可怜那留守在央视的主持人们,既到不了德意志感受现场跟着叫嚣,还得在演播室里表现出身临其境的热情,以此来调动起整个国家对足球的兴趣,对他们节目的兴趣。一个不帅的弟弟,配上两不够倾城的妹妹,我儿子如看见新大陆般叫嚷:她耳朵上挂的耳环是足球哎!那厢是球迷世界杯,一群号称铁杆球迷的男男女女,把那些个历史的瞬间球星的私隐背得滚瓜烂熟而已。

      别人都说我老公是球迷,缘于他不远数百里抛妻弃子加上逃离一场婚宴的罪状跑到厦门去看他的球。不过,谁在他面前说他是球迷他准跟谁急,时至今日球迷和小资这类的字眼一般,已经沦落成损语。北京三里屯那带的酒吧,在世界杯期间将聚集警察们的眸子,人家倒不是为了看球,仅是为了看球迷。

      足球流氓一词从何而来,我也闹不清,反正一提起来我就想起英国绅士。将足球与流氓两个词放在一块,让我对足球本来就不曾厚重过的感情走向淡漠。感觉上大多数球迷不过是依了这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宣泄平日里累积的抑郁,顺手排遣些许不畅快。在这个所谓世人瞩目的时段里,陶醉在远离红尘的自我情绪之中,赢球可以高声庆贺,输球可以放声悲泣,不必顾及后果地放纵自己。

上界杯赛,阿根廷出局,看到网上有人说蓝色的天空下起了雨,于是在见到小表弟时顺口表扬一下输球输得浪漫,小表弟红了眼急得要和我发脾气。年轻的时候对足球的狂热是情有可原的,愤青嘛。而到了一把年纪再尖声惊叫,却让我感觉矫情。一个人对足球的热爱,随着年纪的增长而低迷,在我看来比较正常,也似乎身边的朋友都经过这样的历程。

      不明白儿子缘何会对四年前的杯赛有印象,甚至还能说起当时的一些场景。四年前的那个夏天,儿子因了杯赛熟悉了那些国家的国旗,我以为仅此而已。小小的他提出晚上要一起看英格兰,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将声音开到足以制造一些气氛地守在了屏前。小贝的运气总是那么好,连上天都忍不住成全来着,那一脚球不知踢进了多少女子的心坎,那一夜不知多少女子因此失眠。欧文象在梦游,我不停地和儿子解释人家伤还没好清楚,他的眼睛早已不再清纯如湖水,他的奔跑也不再如风,他身上的沧桑感,让我以为那曾经的画面都是幻觉。及至欧文离场,我开始抱着零食填补那份空荡荡的感觉,真是不应该看球的,因为欧文的苍老绝无菲戈的那种无穷回味。

      父亲感叹说十三亿人怎么连个瑞典都不如,这问题大了去的,我一点也不想讨论。早就习惯没有主队的比赛,甚至和许多人那样从不观看国内的赛事,报得出名来清一色是国外的球星,包括我不足十岁的儿子。儿子是巴西队忠实的拥护者,或许这份喜好会一直坚持下去,令他永远钟爱桑巴足球带来的巨大魅力。

      看过一句话,说我们的球队不是国际水平的,球迷却拥有国际水准。这话怎么看怎么透着骨的凄凉。想起老佛爷说的那句话:怪可怜见的,那么多人抢一个球,赏!一人一个!呵呵,一人一个!



轻触世界杯 - 乐儿 -  乐儿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