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日志

 
 

广东之行(二)  

2006-08-26 13:16:0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沟通



       分组后,休息的时间渐渐多起来,不再受团体进程的限制,有些随心所欲的味道。聊天的时间相跟着多起来,那种纯聊天的,打发好奇心的。

       台北同仁A抱怨房间里的小冰箱上锁了,使用的时候还要交押金,说不明白为什么要限制他们的消费自由。B抱怨房间的国际长途被锁定,不能便宜地与家人联系只能使用全球通,而总台的回复是因为集体入住的缘故。其实这些做法,于我们来说并没有太多意外,也从不会想到要让酒店的客房方便如自家。和他们解释大陆的一些习惯,大而化之的,在心底因此有些不爽,毕竟被人防备的滋味很不舒服。

       来之前,他们都受到亲朋的嘱咐,比如不要单独行动,不要让买家知道自己来自台湾等。我成了义务宣传员,为了这片土地的颜面。不遗余力地搬出网络上获得的关于台湾治安的案例来说明共通性,一切只是局部的,无论是我们还是他们都受了导向的牵引,一叶障目。大力推荐下一次学习安排到福州,让大家能够多方面接触到风格不同的城市,以缓释因唯一性而产生的片面印象。

       在他们中间,有个明显的分界,年龄超过五十的人,对大陆的了解相当丰富,从地理到历史到人文,甚至在某些地方超过我们对城市的了解。而对于二三十岁的年青人来说,大陆在他们脑中只是异国,一切都显得那样无从知晓,让我每每怀疑网络世界里的无限只是我个人的错觉。这一点也充分论证了那份担忧,随着时间的推移,台湾离我们越来越远,人,心,思想。曾与一同仁相交甚深,于酒后论及此问题,玩笑说要让五星红旗飘扬在那个岛上,对方笑,说小小民众只管赚钱,其他是政客们的事情。他们习惯刻意地去回避这方面问题,常常会流露出一些不安,在言辞上极其控制自己。

       被人请教一个文字,对方说是“衣”,问“中国衣业银行”是什么意思。楞了片刻,反应过来问的应该是“农”字,是“中国农业银行”。文字上的差异,在这次学习中是一个突出问题,我这两年已经习惯了繁体字,而第一次来到大陆的台湾同仁对我们的简化字却是一头雾水,随时需要我们的翻译。单单字也还好,就是文字背后的延伸意思让人大费口舌,还有关于某个物品的名称定义,比如菜名等,彼此颇感辛苦。

        B是三个孩子的母亲,逻辑思绪能力属女子中罕见。许是同为母亲同一模组的缘故,与她的沟通较为容易。台湾对于传统文化的继承比我们重视,儒家思想的教育贯穿于整个人生历程,尊长敬老抚幼等方面考虑细致而周到,几代同堂的大家庭生活模式普及。对于子女的呵护和我们一样没完没了,但有一些重男轻女的思想,嫁出去的女孩大有泼出去的水的意味,对于我与父母同住的行为颇感诧异。

       我们玩笑说每次学习要更换一座城市,先把国内的走遍,再往港台,让大家充当起沟通四地的民间大使职责。


曙光



       周五的气氛相当轻松,各模组做总结陈词,在各自权限内的问题都已完结,那些需要请示后才有结果的问题都记录在案,日后用E来传达。每个人的表情都充满了愉快,对自家那张床的渴望对自家餐桌的向往占据了心间。闲的时候,讨论下一次学习的地点,我们自然成为福州的城市宣传员,城市在我们口中有香水百合的优雅,玫瑰的热情,蒲公英的自在。前阵子写城市时搜集的资料在那刻特别派上了用场。

       香港那位可爱的大叔,因为长时间静坐,腿疾复发,不时地感叹学习比在公司独挡一面还要困难。他盛情地邀请我们去香港游玩,并到处于中环的公司去转转。计算了中环的午餐费用,已经超过权限范围,我们笑说要带泡面去逛中环。这几日,看着几位白发的长辈也和我们一样承受高强度的学习与讨论,看着他们在休息的片刻时间里靠着椅子假寐,不忍之情浓重。

       下午讨论的部分与我毫不相干,我偷偷开溜去呼吸新鲜空气。五天,几乎没见过天的颜色,没享受过自然的风与自然的热度,我们被关在中央空调里,从酒店到客车,从餐厅到会议室。皮肤感受到阳光的热度,竟然带给我一些兴奋,似乎这样才是真实地活着。在陌生的地方游走,带着些许探险的欲望,所有的关注都出于自己的兴趣,身边全是陌生人,还是那种一生都未必会再次遇见的人。突如其来的暴雨将我困在一处,和那边的人谈天说地,直到忘记了时辰。

       我忘了带上自己的手机,因为是开溜,空手而出,而且是独自一人。学习提前两小时结束,全体同仁返回酒店稍作整理参加主办公司的晚宴,这个时候,寻找我的工作悄然展开。大家不敢声张,只在本公司一块去的几个同事那边查问,电话最终打回了福州,还惊扰了原福州公司现如今在广东公司的同仁。当我摇摇晃晃地出现在大家面前时,立刻成了众矢之的。手机里未接电话数个,短信数条,累得我楼上楼下的奔走一一告慰。

       眼见曙光在前,却被我这个意外提起了才安抚好的心脏,除了不时说抱歉,还生出一些感动。


回家



       真正离开的时候,回家的心情倒不再急切,甚至还有些留恋与不舍。所有会议的录音与相片都被发送到了网站,随时都可以再次回到当时的场景,却还是产生了分别的愁绪,淡淡的,固执地存在。一次次地挥手作别,出自礼节,但与初见时已有天渊之别,我真诚地在内心祝愿他们平安,期待下次的相会。

       飞机在云里,我在梦里,吃了药让自己睡觉,下降时才醒转,这让回家的路显得分外短暂。看到闽江入海口那条咸水淡水分界线,很清晰,胜于陆地上的观赏,这算是飞行给我的唯一快乐。

       脚步踏到福州的土地上,众人都长叹了一口气:回来了!只在分别后才会对这个城市有细微的想念和好感,看来生活得太过安定确实学不会珍惜身边的美好。身后有电话响起,同事接了电话说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过三个小时才会到家。我们一头雾水。原来是同事在广东没给太太和孩子准备任何礼物,想着到超市去寻点别致。听到他说电话那样镇静的语气,我郁闷地去想是不是所有男人都能这般睁着眼睛说瞎话,虽然起因是善意的。

       且不论他人如何投机取巧,我只顾我的归程。推开房门,拥抱属于我的那两个男子,回家,真好。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