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日志

 
 

回到小城(三)   

2006-08-04 11:28:0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道英要离开小城,这意料之中的事情,还是令我惊讶良久。

      晚上,我们几个在“心语”小坐。依山傍水的一个处所,风是山风,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水雾,昏黄的煤油灯,缠绵的经典音乐。心语,我喜欢这个名字。

      留在小城的她们,都丰满了许多,我笑侃她们日子好过得很,毕竟是在红旗下党的怀抱里。而对于我的削瘦,一率以被资本家过度剥削搪塞。仿佛体重已经是一个首要问题,电话里问,见了面问,珍在九点多时打来电话最后也问这个问题。我掌不住笑得腮膀子疼。我、芳、英都不约而同选择了黑色的衣服,绝对没有追求端庄的用意,大抵是为了在视觉上接近苗条。

      我们的五年之约三个月以后到期,可是,注定要失约了。晚风里,丝丝酸楚随了风在游走,为了相聚之后的别离。认真理论起来,寻常里,我对她们的想念很淡,飘忽得很,而一旦亲临了离别,所有的脆弱便在瞬间暴发。越走越远了,我们。英此去的目的地是黄河边,那是遥远的北方,千里之外。想起那句关于来世要做一棵树的愿望,因为树是不会轻易被移动的,而我们,在某一方面却连树都不如,我们不能确定下一个停靠点,逐了命运的暗流四处漂泊。这样想了,伤感就愈发浓郁,我在笑声里竭力去回避那心底那抹悲凉,毕竟,送行,祝福的言语重于一切。

      孩子们在一边玩得不亦乐乎,笑声回荡在夜色里。我却忍不住沮丧地去想:他们这一生可还能再次遇见?我的童年在闽北的建瓯渡过,儿时的玩伴至今没有一个保持联系,我们在岁月的长河里被冲散到各处,寂寥时想念彼此。在福州,儿子常常会念叨他儿时的伙伴,这是小城对他唯一的牵绊,当我看着他奔跑着汇入孩子们之中的背影,总有一些感动在漫延。我很希望能在某个城市某个街头,遇见我生命里那些熟悉的面孔,只要淡淡的一句“是你”,就好。或许,这种情感也将充斥在这些孩子们的心中,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愈发强烈。

      那些一起哭过一起笑过的日子,在风里,轻轻松松就上了心头,我们怀旧,一律用欢笑来解说曾经。记忆是个神奇的精灵,它握了刻刀,雕去不快,只留下美好,供我们在后来的日子里回味。把酒临风,望月嗟叹,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声音环绕,这样的夜晚必定又是一份美好,经年记忆。

      露水渐起,发梢渐湿,我们依依说再见。孩子们诧异地叫嚷:继续说呀继续说呀。他们也在不舍。我对儿子说,记住这些脸,记住这些名字,将来在哪个城市里再次遇见,会是最最开心的事情。儿子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心语里,相依的人群都已散去,乐声犹在低回,我们站在十字路口,挥手,留给彼此背影……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