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日志

 
 

回到小城(四)  

2006-08-05 16:05:0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搬离小城前,将一些信件和日记留在了姐姐家,这次准备带走。都有十几年历史了,展开,那些经过的事路过的人,在这个早晨,于掌中一一浮现。

      那时候很流行送卡片,细长的,唯美的画面,诗意的文字。常常会挑选许久,确保足以传递完整的心情,或是快乐或是伤感。我习惯在卡片的背面贴上红色的“鸡瓜枫”,有时注上自己的名字,有时只是枫叶。翻看卡片后的名字,许多我已经记不得他们的面容,甚至名字也颇感陌生,那些于生命中匆匆而去的身影,在岁月里淡然,宛如未曾经过。最令我汗颜的是那些没有标注名字的相片,黑白的,小小的,年轻的脸孔或微笑或安静地望着我,而我却无从想起。发黄的信纸,黯然的字迹,大多诉说着不在我记忆中的故事,长叹之余,愈发相信时间能够带走一切。

      日记散发着古怪的气味,有些地方被虫子侵蚀,字迹或是工整或是零乱,让我冥想当时的心情。很特别的一页,是用铅笔写的,记录着与夫恋爱时期的一次冷战,提到他因为工作而淡漠了我。这应该是他在我日记里唯一的出镜。两封不曾发出的信件,表述的是我正在接近幸福,那是跟远方的同窗们报喜,说我的坚持正换来父母的首肯,已经沉默对待我与夫的关系。还有两封信,是我写的遗书,在我灰心的时候。事由表达得很模糊,我已经回忆不出起因,只是忍不住在阅读后淡然地笑,那强说愁的日子让我怀念。

      搬了这些东西转出杂物间时,遇见父亲朋友的遗孀,她看见我就开始落泪,我拼命深呼吸,却无法控制液体不从鼻子内流出。她说那最后的日子,说那值得人尊重的已逝长者:在生命的最后一天,他要求妻子抱他一下,然后给他戴上假牙,刮胡子,那样从容而安静地走去。她说五十六年,什么风雨都共同经历了,现在却只剩下她一个了,我一味地说这是早晚必须面对的事情,甚至说先走的那个人更为幸福,可在她的眼泪与絮叨里都显得那样苍白。五十六年,那是刻了骨入了血液的相依。这一生经过的人和事不能定数,而牵了手的这个人,与他所有的故事都不会溟灭在时间里,因为,选择忘记是需要剔骨换血的事。

      一时间,对手中的物件有几分茫然,我不能确定是否有必要继续保存它们。我颓废地想,或许我发出的那些东西早就在别人手中化了灰,成了烟,而我何苦宝贝般地珍藏。真正让自己念到生命尽头的无非是最亲近的人,与这些物件的主人大多无关,这样一想,它们的存在似乎丧失了意义。我在愈发热烈的阳光里没了兴致。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