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日志

 
 

回到小城(五)  

2006-08-06 20:07:5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的铁路多为单轨,火车沿线上,设置了许多小站,往来的列车在这里作短暂停留,说不上是人声鼎沸,倒也不失热闹。那时,小站居住的铁路职工数量不少,有车务段的,有养路段的,再算上家属,颇有些人气。十多年前,倚在车窗前,总能看到小站附近飘扬的衣物,嬉戏的孩童,一派桃源景象。这几年来,火车在小站停靠,仅仅只是为了交汇,小站里的那些职工也纷纷被迁到附近的大站,只需要在上班时候坐通勤车过来便可。

      夫曾经生活在那样的小站里,拥有他独特而美好的童年记忆,后来,搬迁到小城,和诸多来自各个小站的人家生活在一起。这样的安居地大多靠近车站,大多在城市的僻静之处。

      暴雨,牵着畅畅,去看望留在小城的婆婆。拦了数部的士,一听我说地方,都毫不留情地拒载。最终拦下了一部车,问他多少钱能够送我去到那个地方,对方开了一个五倍的价格,我立刻拉开了车门。婆婆已经站在路口翘盼,见到我们,笑着诉说自己的担心。畅畅最近变得乖巧,不用我提醒就开口叫奶奶,只那一声,便换来婆婆满脸的笑纹,在雨中摇曳。

      照例是满桌的菜,都是婆婆心目中的佳肴,从早上就开始准备的。婆婆唤了畅畅入坐,指着每一碗菜肴讨要满意度,一旦畅畅点头,那碗菜肴必定被搬到他的面前。不忍去制止,只是笑看着她的舔犊之情。整个饭桌上,都是婆婆布菜的声音,恨不能把我们的胃完全撑满,无论吃了多少,她都会摇着头说才吃这么一点。饭后,立刻拿了水果塞到每个人手里,在她心中,能把她所有的劳动消灭干净才是最让她快乐的事情。

      婆婆耳背,对于我们的问话大多凭着自己的想象对答,倘若不是重要的事情,我们也不去阻止,一味安静地聆听她琐碎的叙述。每次会买一些她喜爱的东西,注定会被她大大的批评一番,最后总会要求我带走给我的母亲享用。她是个善良的妇人,年龄与我外婆相近,一生中最大的骄傲是六个孩子全部长大成人,而且都有正当的职业。她的母性情感在孙辈身上得到发掘,那是夫记忆中不曾有过的细致与呵护。

      经过那些小站,不由得会想起夫诉说的童年,那个时代的婆婆,靠了公公一个人的薪水,养活着八口之家。他们当时居住的小站,几年前,我们一家三口曾特意探访过。屋子早已无人定居,斑驳的墙,破败的窗,荒芜的菜地,我们只能在夫的言语中去想象曾经的繁华。当时的婆婆种菜,养猪,上山采茶籽榨油,每天下午做了面疙瘩汤让孩子送去给在外干活的公公。忙碌的她没有充分的时间去宣泄她的细腻,全部的心神都放在吃饱喝足之上。

      今天坐火车返榕,婆婆自然又相送到车站,袋子里装着她自己种的花生,还有家鸡生的蛋。她一直保持着这些劳作,根本无视孩子们的劝阻,大家也因此达成共识,只要她过得开心就随她去了。车厢前,畅畅跟奶奶说再见,婆婆禁不得又泪眼朦胧,反复交待要多带孩子回小城看看她,一遍又一遍。我和婆婆不常接触,之间的感情很平淡,更因为言语上的障碍,我们显得客套又遥远。只是做了母亲的人,都有相通的心,看着她对畅畅的留恋,会有些感动,渐渐淡忘了曾经的不满。

      母爱的方式有许多种,婆婆的,一如那些萧条的小站,不曾引人注目,却默默地留存在一方角落,丧失不得。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