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日志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  

2006-09-20 14:13:0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总会想到生死问题,便是繁忙的工作也阻挡不了这样的不良思绪漫延,甚至在梦里隐约。我象是一个已然年迈的老者,时常回忆起那些路过的事经过的人。

       年少时看《血疑》,会在每个清晨里察看自己的手臂,兀自担心有个血斑什么的。直面这个病,是在怡表妹的儿子身上。孩子满月的时候被诊断为白血病,还是最严重的那一种,医生宣布病情的同时也建议了放弃。怡企求延长孩子的时间,让自己再生一个孩子用脐血来留下他,只是她没能如愿。许久之后,听到怡说孩子的乖巧,说孩子的聪慧,说孩子拽着衣襟的小手,她一声一声称呼着孩子的名字,心痛得不能自持。那是一个有着名字的人,一个被母亲呵护在胸口的孩子,我想起祥林嫂,终于了解她的痛与记忆为什么不能随着岁月流去。

       看过一档节目,关于拐骗儿童的。记得一个母亲用轻描淡写的言语叙述了丢失孩子的过程,再用讲述别人故事的语气描述了找寻孩子的过程。她外表文静,娇小,柔弱的样子,而我却在她的声音里不能自抑地掉泪,我可以感受得到她那颗被撕裂后至今未曾还回的心,可以想象得到她的生活从此再无宁静。在最后,她直视镜头,说:孩子,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什么时候,你一定要记住,妈妈在等你回来。其实看过很多这类节目,只有这个母亲以她的异样的平静被我铭记不忘。祈望那个不知在何处的孩子,能够回到母亲的身边,修复那颗碎不成片的心。

       朋友晓只在孩子出生时看了那么一眼,五天后院方告之孩子夭折了。孩子的尸检显示是饥饿而亡,晓在后来相当长的日子里将一个教师的全部热情奉献给了医疗事故专业。她很快成为众多医患官司中败诉的一员,汇入茫茫大军中。晓清楚地认识到再继续意味着什么,不知道经过怎样的煎熬,她选择了放弃,在众人都感觉到松了口气的时刻,晓的心却从此残缺不全。那不是以另一个孩子的到来就可能淡忘的经历,在后来的日子里盘旋在她的心中,不能承受。

       如果说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命运,那么我们将如何来定义这些孩子们?难道只是来得过于匆忙?怡的儿子病因是因为怡的工作环境污染所致,晓的孩子是因为医生的人为错误导致,而那个丢失的孩子,更是因为教师的失职。这些小人儿,在本该母亲呵护在怀里的时刻,莫名地丧失了原本属于他们的世界,留下这些个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在岁月里不肯轻淡地占据母亲的记忆。我一直以为,命运之说只是无奈之中的感叹,是一种懦弱的行为,为自己不曾全力以赴的辩解。只是在这些例子面前,有些哑然。

       夫的二姐,在确诊绝症后因为积液影响到视力,伤感还没有见过我的儿子,于是,抱着孩子赶去给她看。她远远地看着孩子,说他的眉象极了她的弟弟,说他的额头宽宽的象是有着前程的孩子。我把孩子塞到她的手里,她抱着,对我说:若是有天这孩子出息了,记得要帮帮他的表哥(她的儿子)。我们都在笑,风轻云淡地告诉她等我儿子结婚的时候还要请她来忙碌的,不要想赖掉。她的孩子现在过得蛮好,不知道她在天国里会不会因此开心一点。

       斌堂哥的藏书甚丰,轻易不肯别人去碰,也只有我和姐姐两个人可以肆意地翻看阅读。他在婚后七年才喜得一千金,高兴得自己动手雕了小摇篮,四周环绕着小人儿的属相——形态各异的牛。小人儿一百天的时候,斌彻夜未归,次日发现被杀害在家附近的路边。相同的案件那段时间里发生了四起,导致地市的公安主管连续被更换,但是九年了,还是没有任何足以慰藉家属心情的结果。小人儿已经长大了,懂得爸爸睡着了,睡在那个要摆放水果与鲜花的冰凉石头堆砌的地方。

       看《荆棘鸟》,其中一段描写却让我印象深刻。当麦琪听到丹尼的死讯,看着电报上的询问:是否把它送回家来?麦琪看到是它而不是他时,先是茫然,然后是刺痛,那一刻她才真正意识到儿子确实不复生存在这个世上。还有《祖母绿》里,陶陶死后,曾令儿平反后,再次遇见左威(陶陶的生父),有过这样一段心理描写,大意是:左威,便是刻在肉上,也能拿了刀剜去,而陶陶却不行,那是入了骨的。周国平的妞妞,让我从此记得他不过是个心中有痛的平常父亲,用最温情的文字记录了一个小生命的存在。我同样知道,他更愿意用他的文字去记录妞妞的童年、少年,妞妞嫁为人妇,妞妞喜为人母……

       我并没有刻意去记忆这些生命里不能承受的痛,无论是生活里的还是文学作品里的,可它们就这样不经意地浮现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会想起其中某些细节的时候,伤感得落泪,有时因此对目前的生活患得患失,有时因此更加珍惜手中的拥有。太外婆说人和人之间是有命的,一辈子用多少穿多少相守多久都是注定的,这又回到了命运之说上来。明天还有多少不能确定的因素在哪个路口等候着我们,天知道。

       在每一个迎接阳光的清晨里,怀一颗感恩的心,快乐地经营每一分每一秒,将所有的憾事减低到最少,或许是我们能做的唯一事情。祈望,这些不能承受的痛都绕道而行,远远的离开我们生活的周围,永不遇见。

 
       这篇文字写完后,还没来得及贴到博客里,身边就发生了又一件痛事:一同仁在广东遇害,年仅24岁。二十天前还在酒桌上举杯,对我说去广东工作没有后悔,在那儿有更为宽广的发挥空间。他的生命里才拥有了两情相悦的女孩儿,约定国庆带着女孩儿回福州省亲,让我们看看他今生的白雪公主。消息传来,从部门主管到副总都不禁得潸然泪下。

       今天的公司,气氛是黯然的,伤感象窗外的风,缓缓地拂过。每个人心底都有一句唯心的设想:如果他还留在福州工作这件事就不会发生。生命是否有一些事情注定了,就是不能逃开?我不知道。每个人都反复在询问这件事的确实性,广东方面多部门打来的电话已经证实,甚至凶手都已经投案自首了。那个年轻的生命,真的在顷刻之间远离了我们,给所有惦记他的人留下又一份不能承受的痛。还是那班飞机,部分同仁将去到那个他生活了不足一年却带走他生命的地方,最后告别。

       天空那样湛蓝,风和日丽的,只是......东斌,一路走好,愿你在天国依然拥有那不变的笑容......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