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日志

 
 

十月·记忆·想念   

2006-10-14 14:40: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已经不记得你是哪天离开我的,是在十月,大约中旬的这个时候。

      不想去询问那个具体的日子,听到母亲在电话里对姐姐提起,我正在和孩子下棋,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滴在白色的棋子上。

      那是一个午后,似乎我才洗完头发,摊在阳光里。电话响起,知道你去了,无意识的,手在头发游走,扯下一把,那种痛带出我的泪,滴在地面上。奔向你去的路上,没有落泪,甚至在想起我和你的某些往事还牵扯出一抹笑意。

      天黑了,黑得看不清路,我终于见到你。那儿很亮,你盖着红色的绸缎,我掀开,你的眼还没肯闭上,用手指去抚你的脸,冰凉的。我拉着你的手,幻图给你温暖,我喃喃自语,且哭且笑。脑子很混乱,你,躺在那里,睡着而已,可所有人都说你去了。

      你穿着绣了凤的长裙,很漂亮,父亲买回来的时候,你特意穿了,要我看看你穿上它们的样子,我一直记得你当时说过的话:能够在活着时候穿上寿衣是一种幸福。每次想起那只凤,我就会想你是真的很幸福。外婆用香在裙上烫了一个小洞,说这样去了到下面不会有人来和你争抢美丽的它。为什么是去了下面?让我想起什么孟婆汤奈何桥,我不想你忘记我而存在于另一个地方,于是,执着地为你选择了天堂。

      想你的时候,会扬起头望着天,我知道,你对我的想念永远都比我对你的更多。我不在你身边的那些日子里,我的名字和我的往事是你叨念的全部,就连街坊,对我小时候的故事都耳熟能详。把头抬起,仰到四十五度角的姿势,泪,比较不容易落下来。

      有一年做了个梦,梦到你在织毛衣,外婆很惊讶,她说你从来就不会编织。无法解释那样的梦,外婆让那边的人给你烧了些纸衣裳。母亲一直伤感,十年来没有为你扫过墓(我不想打出这个字,可是不知道要用什么词来替代它),来到福州后逢年过节烧些纸钱的愿望都无法实现。这一点上,我看得颇为淡然,我只要把你永远放在心上,如你希望的那样幸福就可以了。

      还好吗?常常是在心底这样问一句,然后让思念漫延。今天的阳光很淡,气温却不算低,我还穿着夏装。记得送你上山的时候,我穿的是秋装,季节总是这样,时快时慢的。那天没有眼泪,我看着那边的人哭嚎,满心里轻蔑。为你的泪,不需要洒给第二个人看。

      某天说起因果报应,突然很宿命地断定你走后发生的许多事都是当事人应得的报应。有些人和事,不是想放过就能够放过的,也不想大度了就一定能够忘记。十年,记忆、眼泪和怨恨,不曾轻淡。

      有时候想,如果我说以后要和你在一起,会不会有人为我做到。这个想法藏在心里十年了。等我,到那天再重逢……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