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日志

 
 

记忆犹新的中学时光——娱乐篇  

2009-06-25 17:30:3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年前,人们的生活重点还在解决温饱里,所谓娱乐,左不过是自己心里的那点想法,放到二十年后再来说起,称之为娱乐。

 

初一还是初二的时候吧,热映《少林寺》。那时候大众的娱乐也就是看电影了,一票难求是常有的事儿。知道自己是看不到这电影的,心里多少有几分遗憾。周末,抱了本书靠在小皮箱上翻着,有同学说下面有人叫我,伸了头去看,是坐在我后排的红。她说她们家人要去看电影,多了一张票,叫我一块去。应该是踌躇了,但后来还是坐在电影院了,跟她家人在一起其实很不安,可还是记得一些画面,还有那浑厚的主题曲。学校有包场电影的,因了班主任的选择,那时还看了不少好电影,什么超人呀高山下的花环呀,一直都还记得。自己看电影的时候比较少,电影票对我来说还是蛮奢侈的消费,而且也没什么伴一块去看。

 

相比之下,初中时在县文化馆看小人书倒是很尽兴的。一分钱一本。在那里看了相当的名著手绘本,算是普及,等到后来选择名著阅读时,基本上有了方向。我记得那时看过复活呀巴黎圣母院呀还有三国水浒。偶尔也自己买小人书,现在想来是特傻的购买行为,因为我只选拍摄的那种,价格还比手绘的贵的,全无收藏意义。不过不管是否值得收藏,我的小人书们早已在左一次右一次的搬家运动中从我的生活里被抛离了。再大一些办了图书证,不记得是哪里的图书证了,只记得看过山菊花呀烈火中永生这类的革命书籍。当时并没有很明确的读书观念,各种类型的书都接触都不排斥的。说到书就会想起早逝的斌堂哥。他的藏书众多,却吝于外借(后来的我在这点上也象了他,偶尔借书给人是要写借条的),唯有我和姐姐可以随意翻看他的书。

 

我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观念,是受了两个人的影响,一个是我舅舅,一个是高中三年的班主任。舅舅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偏生好动好闯,借着文革的大串联,没事就坐着火车到处转。班主任每年都会带我们去春游一次,他组织的春游不是寻常意义上的背口锅煮次饭就结束的,他是带着我们出去看。小城很小,高一时,老师带我们去了市里,坐了两个小时的火车,那是我第一次坐大火车(小城有森林小铁路,我们称之为小火车)。看了动物园在饭馆里吃了饭。高二时,老师带我们去了武夷山,整个年段浩浩荡荡的开了4部大客车去的,在那里过了两夜三天。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亲眼去看电视里的画面,亲手去触电视里的画面,亲身体会自然之美。从武夷山回来,我给太外婆买了根龙头拐杖,还买了檀香扇,拍的黑白相片现在还留着。高三毕业时,我在给同学的留言本上写道:以后发财了要记得赞助我旅游哦。

 

初中热衷收集火花。是看了一篇季之光的报道,突然发现那小小的火柴盒上的画片其实也很有意味,就那么开始了收集生活。有年春节,在外婆家的小城里逛着,妈妈说因为我考试成绩不错,奖励我一本集邮册让我装火花。我兴奋得连问了几声真的吗真的吗。这点小小的爱好父母亲朋给了最直接的支持,是整个家族的人在帮我收集,包括父母的朋友。知道自己性格里的执着是从那时起。我记得是一个雨天,相当大的雨,同学帮我牵线说有人愿意跟我交换一批火花,我巴巴儿跑了去,可那人的父亲在家,她不敢出来,我就在她家楼梯下等到她父亲离开。应该是等了不短的时间,因为回到宿舍天已经黑了。那些收藏亦不会有值钱的所在,那只是我少年时期的娱乐之一,一个人暗自的喜欢,全家人的关爱。

 

那时热播一些电视剧,排球女将呀血疑呀射雕呀。姐姐先是迷排球女将后来又迷上山口百惠,又是剪报又是学日文歌的,那下我还小了点吧,看着她着迷很是不屑,可后来自己看见了翁美玲,一迷就是二十年。手里的那点儿零花钱,一下课就会跑去学校门口的小店,去买翁美玲的贴纸或是相片,到后来只要走过小店,只要有新货店主都会主动招呼我来着。高考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些贴纸和相片修剪了,粘贴到一本绿色的本子上。它一直留到现在,偶尔翻看,依然是满心里的喜欢。

 

印象最深的坏事是在融的宿舍里。融不知从哪里弄来了烟,细细的,好象叫“摩尔”。那天进到她宿舍,看到大白天的融的帐子还放下,里面似乎还有若干个人,我掀了就进去。是哪几个人我是不记得了,倒还记得融说:没事,她不会乱说话的。这句自然是指怕去告了老师。而我看着她们吸着烟的样子,忽然有了向往。那天,我吸了,具体的感受已经不记得了。这种活只做过那一次,后来再没碰过烟。到现在还闻不得烟味。比如搭公车,有人抽烟我会叫停,比如找老公,第一条件是不能抽烟。现在想来,那天的我只是好奇,而且好奇心没有害死猫。

 

还有一段日子我蛮喜欢的,也是初中阶段。当时还在邮电局宿舍寄宿,每晚都乐意跑到学校去晚自习,打着可以请教作业的口号,当然实际上去那儿的时间一半是做作业了一半是玩。是和H在一起,还有德,我们三个都是小镇上考去的孩子。下了自习,他们两个会送我回邮电局,大约走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太外婆晚上走夜路是不能回头的,说每个人有三把火在保护,回一次头就灭一把火。把这话说给他们两个听了,结果就是德总会变着法子在后面嚷嚷引诱我回头,每每吓得我扯着H的胳膊不敢松手。有次月亮特圆,德说他想做诗了,念了几句,内容我自然是不记得,倒还记得那圆月亮。那时候的我,小屁孩子一个,基本没有性别概念,没有女性朋友,身边就他们。

 

文理分班后,高一同班的同学大部分留在了理科班,这样便有了同学联络。那班上有几个同学家在同一工厂,自小一起长大的,那两年正碰上工厂搬迁到福州开发区,家里全剩下孩子做主。那里就成了我们聚会的窝点。自己买菜自己炒菜,一个个俨然成熟厨子的模样。在那里我炒了人生第一盘鸡蛋,倒也不能说那是我对厨房兴趣的起点,仅是少年渴望成长的佐证罢了。在那里还喝了酒,不是第一次喝的,原来在家里过年时都会沾一点酒,但在外面喝却是从那时开始。是闽西出的一种红酒,叫沉缸酒,可以炒菜也可以喝,后劲极大。我们几个人成了个小团伙,偶尔会组织春游,骑着自行车找片沙滩野炊的那种。我不会骑车,就由男生带着,现在想想,那么个把小时的路,男生带着也不嫌累,我竟然也不嫌累,真是不可思议。

 

说是写娱乐篇,仔细看看,大部分跟娱乐无关,这,也就算是我中学生活的课外活动罢。除了这个,剩下的只有飘忽的心思了,发楞的时候看着窗外的种处遐想。二十年后同学聚会时,听他们说好多有趣的事,顿时觉得我的中学时光都虚度了,至少没参与任何一件轰轰烈烈的活动。于是很是幽怨的说:没谈恋爱也没念好书更没什么知名度,白过了六年!

 

 

记忆犹新的中学时光——娱乐篇 - 乐儿 -  乐儿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