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日志

 
 

飘远了的小学时光  

2009-06-04 16:50:3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算是蛮早就上小学了,原因是在家里还要人看着,不如送到学校里让人老师管着。我是19779月上的学,差两个月六周岁,现在算来也不过比同龄人早了两个月上学,但直接影响到后来中学毕业证上的年龄是十六岁,这一点说来还是比较令人自豪。

 

小学一二年级,上的是矿里的子弟学校,老师貌似都是知青(这是后来看伤痕文学的时候跟父辈们确认的),这似乎为我的后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入学考试叫我数数,我卖弄得连九九乘法表都背了一遍。小学一年级入的乒乓球队,二年级入的舞蹈队,皆半途而废。那两年,属于又红又紫人士。领操,站在高台上,下面是全校同学。其他风光的事儿,还真记不清了,倒是和姐姐去班主任那儿办转学手续,老师那感叹的样子还清晰得很。那所小学我在1995年时回访过,已经全然一副贫困潦倒的架势了。

 

一年级入队时,正好生病了,所以没能在队旗下宣誓。老师到家里给我戴的红领巾,记得是六一节,还送了粉色的海绵塑料笔盒和一些食品。笔盒是三好学生的奖品,吃的是当时矿里送给学校的礼物。应该是一年级,我都记得是在一楼最右手的第一间教室,老师教我们唱《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优美的旋律吸引了其他班级的同学,密密的围了整间教室所有的窗子。老师姓叶,如我现在这般年龄。还教我们唱歌颂华政委的歌。

 

三年级转学到了父母身边,小镇里的林业小学。继续了之前的红和紫,不过颜色略有轻淡,毕竟,那学校规模比矿里的小学大得多。新学期第一天开会的时候,老师让我们报数,12坐一块,34坐一块。新地方令我怯场,报数的声音太过娇小,最后是全部同学都成双成对的入坐了,剩我一人站在太阳底下哭鼻子。最糗的是这一幕还让前面一栋楼上的住在我家隔壁的大哥看到了,回家一宣传,我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不过很快,我就用学习成绩撑大了自己胆,一度班上有人给我起了外号叫“马聪明”,马是我的姓,聪明就成了我的外号。我听着居然觉得不爽(当时是多么内敛婉转含蓄的孩子呀),报告了老师,那家伙被罚站了。

 

我个小嘛,总是坐第一桌。有次写作文,老师趴在那看我写,然后说:你的字真大呀,能把每个格子填满。这令我一度非常认真的约束自己的字,好歹也练就了养眼的字体,不过这几年习惯了指尖敲打,不但提笔忘字,而且写出来的字,自己看着都觉得过意不去了。有阵子数学课是我一要被叫做堂姐的代课,我从小就怕她,上她的课都紧张兮兮的,那阵子老是记不清她布置的作业。回到家来又不敢问她,只好把课后所有题目都做了,一做就到深夜,我妈郁闷得找她发火。好在她教我的时间也不长,不然我原本不大的胆子要被她吓没了。特别清晰的记得《最后一课》,小弗朗士最后的法语课,在三十年过去后,我还能念出课文里的一些句子。

 

应该是三年级的六一节,我穿着姑妈从天津寄来的连衣裙,在大礼堂里开会来着。当天,我有一个合唱的节目,内容是小学生守则的,还要上台领我的三好学生优秀少先队员之类的奖状。可另一班级的老师过来把我叫到大堂的最后,跟我说她班上一学生等会儿要跳舞,要穿我的裙子,用完了就还给我。就那么交换了裙子,一直到我自己上台唱歌上台领奖,都没换回我自己的裙子。那支舞的歌词到现在还记得:“雪花雪花满天飘,你有几个小花瓣呀,我用手心接着你……”歌曲很优美,但浅浅的伤到了我的心。那年还有给宋庆龄奶奶写信的活动,她生病了,我们全国小朋友都是她的孩子,所以要祝福她。写得好的信被贴到学校的宣传栏里,有我的。

 

四年级过年吧,写过一篇作文,用了一系列的成语,老师显摆的在班上朗读了不够,还拿到隔壁班去招摇,被他一刺激,直接引爆了我的写作欲望。红楼呀,伤痕文学呀,连载的玉娇龙呀,从那时开始疯狂接触。数学老师还是单身汉,喜欢杨琴,就是拿两个比牙刷长一些的东东在琴弦上敲呀敲。老师非逼着我跟他学,没几天,我已经对那琴深恶痛绝,后来怎么就没再学了,我也记不清了。毕业时考上县一中,老师说请客哦,我很是激昂的说:等考上大学一起请!(后来我没考上大学,老师也不知道上哪去了)。那时都当学习委员了,说是当班长喊起立的声音太小人都听不见(后来我家畅当班长也得这样的点评,遗传呀,真奇妙)。

 

五年级时喜欢去学校的幼儿园玩,在木地板上带着那些小小的孩子(到中学时想去天津的SOS村当妈妈,或许跟这段有关)。班上有个男生长得很帅,他的妹妹就在幼儿园,我会跟他一块儿去接他妹妹,再一起走回家。老爸给我拿来的笔芯会分给他,他妈给他拿的草稿本会分给我。他是调皮的学生,总被老师罚,每次罚了就站在我面前,时不时的找我说话。后来班上就有人说我们两个在谈恋爱,我很害怕,开始不搭理他。一女同学笑我,我就写了张字条,写着喜欢你,落款是他的名字。被数学老师没收了。放学后老师叫我去办公室,教育我什么这是长大以后的事呀,我笑得不行,觉得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跟那女生一起出来后,一路笑个不停,他在班门口等我,说被老师叫了还这么开心。一年多以后,是初二一开学,我在县一中的走廊上看到他,他说他转学到了一中,但是留级了,从初一开始念。我很胆小,怕人家笑话,不肯理他。从此再没说过话,哪怕两个人单独相遇也不肯抬眼。许多年后,他在我梦里浑身是血,拨了同学的电话去问,知道他其实都好,心安了。

 

我的小学毕业,连张全班合影都没有,只有一张黑白相片,贴准考证的那种,还戴着红领巾。其余能留下的,只有记忆。我以为早已经不再记得的点点滴滴,在这个微寒的飘着雨滴的午后,全部涌到眼前,每一点每一滴,都恨不能自指尖中敲出,给自己日后一个回忆的佐证。 

 

 

飘远了的小学时光 - 乐儿 -  乐儿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