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置顶] 告知~

2017-10-21 14:10:59 阅读194 评论42 212017/10 Oct21

开了公众号,刚学着往里填内容,所以到这里更新的时间会不定。

可以在添加新朋友里搜索公众号“乐儿小筑”保持联系,也可以扫下图添加。

期待您的到来。

特此告知!

作者  | 2017-10-21 14:10:59 | 阅读(194) |评论(42) | 阅读全文>>

2017年西部自驾——雪山草地

2018-1-15 16:50:14 阅读16 评论4 152018/01 Jan15

DAY4:2017年9月21日下午  黄龙——唐克,全程235公里

黄龙用完午餐加完油,我们朝着黄河九曲第一湾方向出发。夫提出去红军长征纪念碑看看,于是,第一阶段导航的目的地是这条线上鼎鼎大名的川主寺。从黄龙景区出来,数公里后开始爬酒店伙计口中的雪山。我大约从吃完午餐后就感觉不适,几分钟内头已经痛得要开裂,翻胃。

虽是盘山公路,但比起头天晚上进入黄龙走的那些弯弯绕绕,这里可以称为康庄大道了。蓝天白云的,衬着光秃秃的山都面容安详。我有气无力的摇下车窗勉强拍几张相片用以记录,还一直嘀咕这山根本没雪也配叫雪山。

海拔显示四千,我们已经置身于黄龙五彩池的后方,但那座雪山在我们的左前方,还有相当的距离。这个高度是此行最高峰,我蹒跚着在山顶挪动,算是观赏了此地。第二天翻了地图才知道这座山是主席诗词里的岷山!爬雪山过草地里的雪山!

岷山山脉的主峰顶是雪宝鼎,这个点是远眺主峰的垭口。

不到一小时,我们到达川主寺,此时的我已经连吐两趟,浑身无力,连下车的劲都没有。夫拿着手机去拍了这张相片。

远处的山头就是长征纪念碑,还是我在车上没法下来,夫拿着相机作记录。我已经开始口渴,又不敢大量的饮水,只能一点一点的抿。那虽不遥远的纪念碑肯定不是我能够到达的,于是,放弃走到近前,只这么遥望一番以示敬意。

一路阳光明媚,但天气预报唐克方向有雨水,我们心怀忐忑向西狂奔。

这已经是若尔盖草原,沿路经过的地名个个如雷贯耳,有过草地发生典故的地方,有影响后世的会议地址。可惜草原风光我们在呼伦贝尔早已

作者  | 2018-1-15 16:50:14 | 阅读(16) |评论(4) | 阅读全文>>

旧相识——你的名字

2018-1-11 10:56:40 阅读33 评论2 112018/01 Jan11

因为柯南开始看动漫,因为久石让的《天空之城》看了宫奇峻的《天空之城》,然后又看了宫奇峻的《千与千寻》和《起风了》,甚至看了我们自己的《大鱼海棠》。不是特别热衷,也并不关心动漫的发展,完全是冲着故事情节或者音乐以及越来越绚烂多彩的画面。《你的名字》一年前公映,隐约记得当时朋友圈里好多人在说这片子,近日闲暇时翻出来看。

有句话说每一次相逢都是久别重逢,三叶和泷的就是。

影片的第一个镜头:身处小镇的三叶从梦里醒来,梦里她去到东京化身为一个高中生帅哥,那梦真实得如同她亲身前往。而后的种种情形表明那梦其中是真实发生的,她确实与东京的高中生泷在梦里互换了灵魂,就是魂穿到另一个人的身体里,这样的互换每周有个三两次,没有预兆。度过最初的慌张,并约定好使用对方身体的注意事项,三叶和泷开始享受这样的交换。住在泷身体里的三叶,多了细腻,吸引了泷的暗恋对象。住在三叶身体里的泷,多了帅气与果断,解决了三叶在学校里的烦恼。

三叶是镇长的长女,也是家族神社的继承人,对于这二者,三叶不曾发自内心的喜欢,是被迫着承受的,所以内心始终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家族的遗传让三叶拥有了与人互换灵魂的能力,于是才有了那些所谓的梦。这样的交换有着相当的特殊性,一旦回归到本位就会淡忘交换过程中的具体事情,三叶与泷便是把名字写在对方的身体上,把相处的一切写成日记,也会在回归本体后无法准确的想起。俩人只觉得有一个全身心都在惦记的人,用三叶的话说“只要在人群中见到,一眼就能认出那个人”。

某天,这种灵魂的互换停止了,再也没发生。泷无法联系上三叶,在画展上看到小镇的画作,凭着残存的记

作者  | 2018-1-11 10:56:40 | 阅读(33) |评论(2) | 阅读全文>>

书之爱——岛上书店

2018-1-11 10:53:40 阅读25 评论2 112018/01 Jan11

岁末年初,被一场病毒感冒缠身,退烧后第一个晚上捧起来的书是《岛上书店》,也是2018年的第一本读物。整部书的故事情节很普通,让我在开篇就猜到了一些结局,过程中出现的种种亦不曾给我惊奇,却让我撑着方才缓解的身体一气读完。

岛上唯一的书店,招牌上写着“无人为孤岛,一书一世界”。我们跟着出版社的艾米认识了书店主人A.J.,一个清高的暴躁的热爱纯文学的丧偶中年男子,他并不是一个出色的书店经营者,不懂得迎合读者不屑于市场需求,甚至厌恶自己的客人,他的世界因为妻子的离去行将结束。命运在他几乎沉底的时候又推了他一把,他视若珍宝的珍本书失窃,也就是说他除了一个营利欠佳的书店已经彻底的一无所有。然后他在店里捡到两岁的玛雅,准确说是被人特意遗弃在书店里的玛雅。

故事一如我们想像中的那样进行了下去,A.J.收养了玛雅,因此开始与外界沟通交流,改变了书店的进书风格,与艾米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书店带动了小岛上的人们对文学的热爱,成为岛上居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那部分。玛雅上高中时,A.J.病逝,艾米无法同时承担起扶养玛雅与经营书店两项重任,善良的警官买下了书店,让这家岛上书店得以继续存在。文章的结束是新一任的出版社推销员,刚刚参加工作的大男生来到了这家岛上书店。

书店招牌里的那句话是全书的中心点,类似这般的金句很多,多到我不得不放慢阅读速度去特意记忆它们。“一旦一个人开始在乎一件事,就发现自己不得不开始在乎一切事”;“要想了解一个人,你只需要问一个问题:‘你最喜欢哪本书?’”;“我们不全是长篇小说,也不全是短篇小说,最后的最后,我们成为一部人生作品集”。A.J.对书

作者  | 2018-1-11 10:53:40 | 阅读(25) |评论(2) | 阅读全文>>

我的2017

2017-12-31 16:54:17 阅读77 评论19 312017/12 Dec31

        2017年工作上的空闲让我得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喜欢的事儿,虽然买断下岗这样的字眼儿一次次被人冲着我提起,但本着过一天算一天的原则,依然保有了淡定的心,屏蔽了外界的纷扰。公众号的创建与填充几乎都是上班时间内完成的,应该感谢自己的这份喜好,至少从容了如此特殊的日子。

春节后我们仨自驾向南,这是畅第一次跟我们长途自驾出门,大约也是最后一次。不曾拥有相同旅行理念的人凑在一块儿分分钟都是浪费时间。清醒的知道这不仅仅是两代人之间的沟壑,更是两种旅行人群的观念碰触。幸好我和夫是一类人,才得以走过千里万里的路。

四月份几番周折,终于在小城里庆祝了母亲的七十大寿,感谢夫的理解与支持。五一小长假陪同夫前往童年出生地,上一次去还是畅四五岁大小的时候。他出生的屋子已经推倒变成了工区办公室,看着他站在那一片茫然,特别感同身受。时光荏苒,只剩下那些记忆犹存罢了。

暑假的畅,自己做一天的午餐和晚餐,偶尔会通知我回来陪他共进晚餐,整个暑假之后,确定畅还是拥有烹饪的天赋,不论未来如何变化,给他一些简单的工具与材料,他不至于每天叫外卖或者吃泡面。这一年,我联系他的时间与次数越来越少,给予了他更多的自由,虽然反馈回来的结果有得有失,但每一个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秋天,继续我和夫的旅行,这一次,一路向西,从黄龙开始,到敦煌到额济纳再一路向东向南,一万公里的圈就这么平平安安的画完了。总在结束之后心底又会有下一个目的地的念头,能在身体允许的前提下把自己向往与喜欢的地方一一到达,是我们不曾改变的坚定。

作者  | 2017-12-31 16:54:17 | 阅读(77) |评论(19) | 阅读全文>>

情深不寿——我为你洒下月光

2017-12-28 9:20:30 阅读53 评论2 282017/12 Dec28

林儿自北方来,越了千里越了十数年,《我为你洒下月光》每一页经由她抚过,而后,递给了我。翻开,一枚北国银杏叶静静的躺在那儿。必定得是阳光明媚的日子,林儿拾起了它,夹进了书里,到了我这儿。

简媜,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看书目,感觉是一部散文集子,初时读,不但散还兼着凌乱,东一句西一语,让我始终琢磨不透作者到底想要说什么。是真的耐着性子读的,因了林儿的喜欢与交付。直到“她”的持续出现。原来这集子虽号称散文集,却有着自己主线的连贯情节,算不得是小说,却也记录了一段辗转缱绻的情感,记录了从青涩到白发丛生的时光,也终于在掩卷之时明白了作者说“我为你洒下月光”这一节为什么是写得最辛苦的一节。

她出生于书香门第,承了母亲的风骨与衣钵,对文学执迷到相当的深度。那年母亲过世,家姐远渡重洋,不久父亲续弦,她从生长的家中搬离到山中别墅,虽衣食无忧,但孤独如影随形。遇见他,她的第一印象“是树,田野上黑亮的树,风一吹,千叶鸣歌”,女子的心动总伴着不由自主的低到尘埃里的仰视。很难说得清,这份感情里她是主动或是被动,也很难说得清他是主动或是被动,两个一见倾心的男女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谈了一场缓慢得让我着急的恋爱。如果这一段只是一厢的情愿或者只是一段时间的情愿,那倒也罢了,偏偏还绵延了那么漫长的时间,就那么不温不火,生生拉长着相互间的探究。

两个精神世界里高度吸引彼此的男女,最终没能牵手一生,无非是现实的左右。他深知她的才情,不忍自己贫困的家庭带给她拖累;她深知他的才情,总以为他值得更好的女子相伴。他以宗教信仰的分歧为信子,点燃了她爱得小心翼翼的疲惫,一切戛然而止。他说过最直

作者  | 2017-12-28 9:20:30 | 阅读(53) |评论(2) | 阅读全文>>

朝圣——冈仁波齐

2017-12-25 11:56:01 阅读59 评论14 252017/12 Dec25

听到《冈仁波齐》这部电影时,它已经下架了,大约翻了下故事,不能免俗的被网络里各种点评带偏,没有太多的兴致去付费观看,一直等到免费了,才想起它来。

我进入藏区两次,跟藏民们一直保持着距离,我知道他们是向善的,他们的信仰连一只苍蝇都不可以打死,可还是刻意的保持了距离。于我而言,欣赏的是藏区的自然风光,顺带着看看人文。在藏区的日子里,无数次看到磕长头的人,也无数次看到拿着转经筒在村头小庙转圈的当地人,我知道那是他们心中有信仰,执着得可以奉献自己的所有,我理解这一切的行为,由衷的敬佩。

《冈仁波齐》让我看到了去朝圣的最初,是如何在心里有了这样的打算,然后聚集了几个人一起上路。十一个人,都是村里最寻常最普通的藏民,想着去朝圣就跟我们说明天去爬个小山似的,那么自然,那么的波澜不惊,甚至包括一个孕妇。片子全部由藏民出演,准确说不是完全的演出,就是一个村里的十一个人凑到一块儿真正去朝圣,磕了2500公里,从芒康到冈仁波齐,历时一年。摄影师是跟在一边做记录的,当然会因为某个镜头的表现力不足而要求参与者重新来一遍。所以,这部片子呈现给我的感觉更倾向于是记录片,一部有过修饰痕迹的记录片,旨在将藏人心中最神圣的朝圣行为铺展给这个世界知晓。

我知道了他们磕长头用的皮子是怎么来的,手上的木板是怎么做的,路上怎么休息怎么吃饭,影片里的种种画面与我自己亲眼所见的时不时交融在一起。我想起第一次进藏时,路边遇见的那家去朝圣的人,大人和孩子一起伸着手在路边讨钱,原来他们是真的把费用花光了。我想起开着拖拉机载着家什去朝圣的人家,开一段路把车停下再返回,补上这段路的长头,再上车

作者  | 2017-12-25 11:56:01 | 阅读(59)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永远的陪伴——偷影子的人

2017-12-20 16:53:57 阅读65 评论14 202017/12 Dec20

很早以前写过一个句子“能够陪伴我们的只有影子”,是在怎样一种情况下写的已经不记得,只是读出这句话依然会觉得伤感。

《偷影子的人》写出来的梗却是连自己的影子都会叛逃的故事,准确说,是一个胆怯、孤单的小男孩习惯了和自己的影子对话,并且发现了自己的特异功能——能和别人的影子对话,还能剪切别人的影子到自己的影子里。故事以此项异想天开为引子,讲述了那个小男孩的失去与得到,成长与蜕变。

小男孩的父亲婚内出轨,离开了他。倔强的母亲独自将他抚养成人,对他的爱与照顾细密周到。男孩的成长过程里父亲这个角色的缺席,影响会重一些,小男孩因此显得懦弱不合群。无意间发现自己能与别人的影子对话,发现别人不为人知的秘密,让他意识到每个人都隐藏着与外表不相符的内心世界,他由此开始帮助别人,缓解了父亲离开的伤感,也从包裹着自己的壳里释放而出。

他和母亲去海边度假,在那里认识了聋哑女孩克蕾儿,那是他人生第一次的心跳,那个会用风筝在天空中写“我想你”的克蕾儿,有着大提琴般笑声的女孩儿牢牢占据了他的心。假期结束后的分离,转眼就是十余年,小男孩长大成人,进入医学院学习,成为一名相当忙碌却极度负责的见习医生。他遇见了喜欢他的女孩儿苏菲,帮助儿时伙伴吕克完成了人生梦想的探索,与母亲没有间隙的相对。他已经很久没再和影子对话,也尽力不与别人的影子靠得太近不去探听别人的隐私。他似乎完全摆脱了童年的孤单,正常的融入这个社会。而事实上是他又给自己包裹了新的壳,给自己强加了新的人设。

这个事实是他的母亲率先发现的,母亲说“如果不是特别爱一个女孩就不要耽误人家”,那时的他还颇不以为然

作者  | 2017-12-20 16:53:57 | 阅读(65) |评论(14) | 阅读全文>>

为你——追风筝的人

2017-12-20 16:51:36 阅读58 评论6 202017/12 Dec20

这本书是买给畅畅的,畅不肯读,我也没打开来读过。就那么束之高阁,等整理书橱时翻到它,已经过去了很多年。那晚翻开,就没舍得放下,这是今年以来第一本让我一气读完的书。

阿富汗对我来说,很陌生,很遥远,它总与战乱二字关联。今年秋天在敦煌见过阿富汗文物精品展,那刻的震惊至今仍然清晰,为着那些源自古老文化独特的美丽,为着那些用生命去保护古老文化不断层的人们。初冬,我翻开了这本阿富汗人写下的和阿富汗相关的文字。

故事从喀布尔这座城市说起。从小失去母亲的富家少爷阿米尔和他的哈扎拉仆人哈桑一起长大,因为父亲对哈桑的疼爱,阿米尔觉得自己的父亲被人分去了一半,心底有了计较。一面与哈桑有着浓厚的兄弟般情感,一面又摆着少爷的谱戏弄哈桑。哈桑洞悉一切,但依然对阿米尔说了一句话“为你,千千万万遍”。

喀布尔有风筝比赛的传统,捡到自己割落的风筝是一种荣耀,阿米尔是割风筝线的好手,哈桑是追风筝的好手,一对完美的搭档。在一次比赛中,阿米尔终于成了冠军,哈桑也为他捡到了那个风筝,而过程中哈桑被人强暴,躲在暗处的阿米尔懦弱地选择了逃避。哈桑一如既往侍奉着阿米尔,即便知道阿米尔的背叛仍然忠诚不一的为他千千万万遍。阿米尔无法继续面对哈桑,设计了一场误会逼走了哈桑,逼走这个平生说出第一个字是阿米尔的哈桑。

战争爆发,阿米尔与父亲离开阿富汗到了美国,结束衣食无忧的少爷生活,一切从零开始。他与父亲终于成了彼此的唯一,虽然在最开心的时候父亲会说“如果哈桑在这里就好了”。他遇到了心爱的姑娘,他想哈桑应该也结婚了,他甚至看得见穿了礼服的蒙了面的哈桑牵着一双涂了指甲油的手。父亲

作者  | 2017-12-20 16:51:36 | 阅读(58) |评论(6) | 阅读全文>>

白描的画——呼兰河传

2017-12-20 16:49:09 阅读46 评论2 202017/12 Dec20

萧红说过“当我死后,我的作品无人去看,但肯定的是,我的绯闻将永远流传”。我就是在看到她大致的绯闻后,翻了她文字来读的。最先读的自然是她最负盛名的《呼兰河传》。

这不像是小说,倒像是散文,一个孩子眼中的万象,孩子的角度去白描一方风土人情。句子都不长,很随性的,闲散的,像一个人的自言自语,又像是讲述给心中某个人听一般。将她的故乡呼兰河这个小城所有的一切,街道、商店、住家、各行各业的人、他们的生活,像风吹过似的,吹到哪就想起了哪,就写到哪。

她用了好几段文字来描述小城的冷,从自然环境的冷写到小城人们的冷漠,对新生事物的排斥,对生命的旁观与漠视。街上新开了牙医,挂着大广告,没人进去看牙,宁可到老药店用点黄莲治标不治本,让女医生不得不兼职接生以维持生计。街中心一个大泥坑,水深的时候马匹都被淹没,但从来没人想到去填平,反而在有动物有人掉进去的时候去围观,说些风言冷语。团圆媳妇被婆婆严苛管教到毙命,这漫长的过程中,非但没人去劝阻,还多次组织旁观。甚至小城里出现跳井跳河而自杀的人,捞上来还得扔那三两天供人们去参观。而幸好,她有一个后园,有一个疼爱他的祖父。

“我出生的时候,祖父已经六十多岁了,我长到四五岁,祖父已经快七十岁了”。整本书里,几乎没有她父亲的出场,母亲偶尔提及,对她颇不上心的样子。最温馨的描写全部来自于她和祖父间的相处,她在后园里看云看天看植物看小虫,她说“土地上所长的又是那么繁华,一眼看上去,是看不完的,只觉得眼前鲜绿一片”。每一次她去往后园,都是“没有对象的奔了出去,好像是看准了什么奔去似的,好像有什么在那里等着似的,其实是什么目的都没

作者  | 2017-12-20 16:49:09 | 阅读(46)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公告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