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日志

 
 

味道  

2006-06-08 16:45:5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遇见 


      我叫林小琳,因为我爸姓林,我妈叫琳。不知道是不是叫了这个名字的缘故,我和我妈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走在路上,总有不相识的人问我是不是琳的女儿。我美丽的母亲,曾经是小城里一道风景,扰乱过无数男子的睡眠,而我沉默寡言的父亲因何独占了花魁,至今还是个神奇的传说。

      从小我就怕我妈,记忆中没有被她拥抱的画面,全家福里的我,清一色是咧着嘴哭的,我爸自个傻乐着,我妈严肃如圣女。不过悄悄补上一句,我妈就算不笑,也是个绝对的美女。呵呵,我是不是有点儿在变相夸我自己。我妈从来不管我,一般对我视而不见,我爸从来都听我的,我打小就象山野里的蒲公英,随着风来去无牵无碍。

      我怕照相,这点是有图片资料记载的,那天在大街上,我正专注地舔着蓝莓可爱多,第六感觉告诉我有人在拍我。我恶狠狠的目光直视那个镜头,一步一步逼近,一张阳光的笑脸讪讪然抬起。他穿着白色袜子,敞开的T恤里白色的纯棉背心,要命的是,他竟然掏出一条手帕,尴尬地擦拭汗珠四溢的额头。忘了告诉大家,这种外形的人是我从小就设定好的白马王子。

      就这样认识了彦。我知道这世上是会有这样一个人的,他符合你所有的想象,许多人都说这是一个幻想,那是因为他们不懂得执着地去等待,错过了上天最美丽的安排。

      彦是来这个城市旅游的。当我疯了似的回家整理我的行囊,我爸掉泪了,他细心地为我打理装备,想把我们家都塞进我的包里。我妈坐在那看沪剧,仿佛我不曾存在。在门前给了我爸一个紧紧的拥抱,眼泪差一点被挤压出来,我看着我妈活在真空里的样子,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当我死了好了。我妈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当我挽着彦的手臂头也不回地向前,我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回到这个古怪的家庭。


相守 


      我的生活翻开了新的一页,一切都是从所未有的体验,快乐,欢笑,全是第一次。

      彦的朋友很多,跟走马灯似的频频出现在我们的小屋,倘若遇上足球赛事,那喧闹足以让我第二天一见到邻居就飞速逃离。他们还喜欢自己踢球玩,彦踢前锋的,奔跑起来象闪电,在这之前我执着的认为球迷不是搭错筋就是痞子。当我抱着宽大的浴巾,守着彦臭臭的球衣,看着一堆矿泉水时,我却觉得足球是世上最美丽的运动,我的彦是世上最帅的球星,自然,我也是这世上最可爱的球迷。

      我学会做饭了,小区里的大妈大婶们是我最好的老师,什么叫不厌其烦,我第一次知道。她们的热情迅速地把我这么一个厨房白痴调教成标准厨师,要知道,第一次自己做饭时,我是把茭白连带壳切片炒的。钻研菜谱一度成为我的中心生活,厨房里日渐聚集了各式各样的厨具餐具,我最爱做一件事,就是把那些细瓷的盘呀碗呀摆在桌上,在阳光下观赏。渐渐地,我们的小屋成了公共食堂。

      休息的时候,彦骑着摩托带我去兜风,我喜欢彦把车骑得飞快,让风将我的长发扯成直线。我一遍又一遍地问彦我可是他最爱的女子,风把彦的回答吹到我的耳朵里,我开心得紧紧地拥着彦,深深呼吸那熟悉的气息。习惯在午夜的风里,静静安睡在彦的背上,然后任他将我抱回我们的小屋,闭着眼睛享受着彦轻手轻脚的仔细。

      我原本不喜欢烟味,多半缘于父亲不碰烟草,而母亲有些洁癖,那个家里干净得没有任何味道。我们的小屋却回荡着淡淡的烟草味道,渗透在每个缝隙里,无法驱散。彦的指尖微黄,身上弥漫着烟草气息,我被这样的味道轻轻环绕,渐渐习惯。阳光照进屋子来,彦顽皮地吐着烟圈,我专注地数数,青烟在光照里徐徐升腾,淡淡的香四溢。靠在彦的膝上,说着关于明天的种种傻话,幸福就在眼前,被我握在手里。


离别 


      彦和他的队友,时常会去附近的城市踢友谊赛,每次我都是忠实的球迷紧紧跟随。我在看台上尖声惊叫,挥舞着荧光棒,吹着哨子,我只关注我的彦,我的目光伴着他的脚步游走,疯狂且痴迷。我喜欢彦在女孩们羡慕的眼神中走到我的面前,乖乖地任我擦汗,喝着我端起的矿泉水,那一刻,我是这个世上最快乐的女子。我更加喜欢赛后疯狂的聚会,当别人捧着酒杯酩酊大醉之时,我和彦会在月光下翩翩起舞,痴痴地说着天长地久。
 
      那天,彦准备去隔壁的城市比赛,我却从早上就开始身体不适,头疼得欲裂。彦犹豫在我和比赛之间,难以取舍,我故作坚强地要他前往,因为我不想成为他的牵绊,纵是一场小小的友谊比赛,我也不想让他守在我身边心绪不宁。彦吻了我的额头,依依作别。

      当阳光照进我的窗口,我才懒洋洋地梦中醒来,当时间告诉我已经是正午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小屋里并没有彦回来过的痕迹。敲门声响起,彦的朋友不自然地说彦在医院,我的心很宁静,因为彦经常踢伤了腿脚。车在医院的院子里向左拐去,我玩笑地问对方想把我带到哪儿去,我看到眼泪从他的眼眶奔流出来,恍惚间想起一些电影碎片。

      他们说躺在那儿的是彦,可是却不肯我掀开了白布去见他。他们说他连夜赶回来为的是不放心我一个人躺在小屋里,黑的夜让他丧失了判断力,冲向了山边。他的母亲疯了似的捶打我的身体,她说是我害死了她唯一的儿子,我的身体被麻醉了般不听使唤,重重地坠落下去。



曲终 


      周围的风景很熟悉,父亲的声音悠远得如天外送来,似乎母亲的声音也在其中。我不想把眼睛睁开,我好累,还想睡。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得到每天都听到有人在和我说话,只是我的眼皮好累,没有力气睁开。有一天我听到一个妇人歇斯底里的哭叫,摇晃着我的身体,我听到她在诉说一个伤感的故事:她的爱人在探亲的时候被家人安排娶了一个女子,她暴怒之下草草嫁了,她一直不喜欢她的女儿,虽然所有人都说女儿长得和她一样,而她却总在女儿身上看到那个人的影子。那个妇人一直叫着我的名字,她说要给她时间补偿二十几年来所有淡漠。

      我闭着眼睛,紧紧握住了她的手指。

      我们家终于和许多家庭那般无异。我妈每天摆弄我的头发,一会盘个髻一会梳个造型,她粘在我身边,细碎成另一个女子。我爸成天泡在厨房里,技艺精进到我自叹不如的份上。在他们结婚三十年的纪念日里,我们三个人拍了好多全家福,清一色的笑脸。

      只是我莫名地喜欢上在阳光里叼着烟,吐着淡淡的圈,让我们家里飘荡起淡淡的烟草味道,在那样的味道里我安静得象个婴儿。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