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儿小筑

心情交由指尖,漫无边际地游弋......

 
 
 

日志

 
 

伤逝  

2007-02-27 17:49:2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期里想去教堂,并不是信徒,只是想拍拍教堂的样子,回味一些渐行渐远的碎片。

        第一次看到教堂,是在小城,十二三岁的时候,跟二马一起。二马受她母亲的影响有些信教的趋势,拖了我跑到小城里当时唯一的教堂前站立了许久,二马的表情相当肃穆。记得并没有进去,好像是没开门。这点记忆直接培养了我对教堂始终如一的好感。

        和二马应该是在1983年认识的,我还清晰地记得是在公共厕所附近,有同学在后面叫我问我可认得二马,我说不认得,对方说她认得你。因了这句话,我特意地跑到二马的教室去张望,看到瘦弱纤细的她,一眼就生了好感。当时我家还在小城的一个小镇上,二马也在那个镇上,准确说,我们是同一所小学毕业的,我考上了县一中,二马在第二年转学到县一中,作为那所小学的小小名人,所以二马认得我。我们都住校,后来就被分到了同一宿舍,大大的一间,几十个人在一块的那种,二马跟我同一排。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一个夏夜,具体时间已经不再记得,我只知道那是快放暑假的时候,雷雨天,闷热异常。我怕雷声,就躺在二马的床上睡觉,二马拿了扇子守着我,每一次醒来的时候,她手中的扇子就会立刻摇晃起来,那是我第一次在没有血缘的人面前感受到亲情。再后来,我家搬到小城,二马常会到我家里去玩,因她父亲早逝,自小就有一份特别的懂事,也相当得到我父母的爱怜。我会在假期去小镇上找她玩,住在她家,她还是给我打扇子,给我洗衣服,一大帮同学,她不烦,她母亲也不烦。

        后来,我们去外地上学,开始写信,分享彼此的故事,成长中的每一个过客。二马告诉我她每周都去教堂。有一天,她收到一张空白的明信片,然后在教堂的门前见到发件人,那是她的初恋。我看着二马在深深的感情里起伏,看着她的母亲强硬拆散,看着二马的眼泪。2005年在论坛里用这段往事写过一篇文字,那是我第一篇精华文章,我发给二马看,二马发给她的初恋情人看,那段故事在我们三个人的心底唯美。

        我们先后回到小城,二马告诉我又有一个追求者,是同事,也是我姐夫的同胞弟弟。就那么推波助澜地怂恿了二马,很快,她开始了新一轮恋爱,并且开了花结了果。这亲上加亲的关系,一度被我自豪地四下里宣扬,二马与我的友情不是高山流水的那种,但绝对是生命中可圈可点的际遇。贾宝玉说女孩儿一嫁了人家就变了性情,是有道理的,二马变了,我也变了。妯娌不是两个容易相处的个体,在姐姐的言谈里隐约知道一些二马已经不可能告诉我的事情,大家庭中的微妙。姐姐是我唯一的姐姐,二马是我重要的朋友,两者在我心里都不会有变化。

        就这么过了许多年,孩子们出生再渐渐长大,我们玩笑要结儿女亲家,二马冲着我儿子都会让他叫丈母娘,我冲着二马的女儿也会管她叫儿媳妇。二马的许多事情我却不再知晓,我们还是友好的,但已经隔了一弯浅浅的海峡。

        相继来到省城后不久,二马遭遇了生命中的又一次重创——先生病倒。在漫长的康复期里,二马不得不返回小城去赚钱供养一个家庭,也许这次的打击,令二马再次变化了。二马做了一些事情,或许她是无心的,或许是我多心了,总之我无法接受。十几年来站在中间公平公正立场上的我,倾斜往我的同胞姐姐。姐姐生性宽容,她的信条是:放过别人的同时也就放过了自己。怒其不争,但也钦佩她的人生哲理,试着让自己平静地面对二马,我竟然也能做到云淡风清。如果说之前只是一弯浅浅的海峡,后来就发展成一条深深的太平洋了。

        岁末,从繁忙的工作中抬起头来,想起二马,这应该是二十几年来最长时间的不曾联系。我拨通电话,听见二马的声音,线路问题,二马在那头叫着听不到我的声音,只得挂断。转天,二马的电话进来,问我可有事找她,我说没有,就是好久不联系了打个电话问候,二马说好忙改天再聊,挂断。然后就到了春节。带着二马的女儿与姐姐一家玩了一天,晚上,二马打电话要孩子回家,我提议让孩子留下来第二天再接着玩,二马不同意。大约半个小时后,二马的先生打来电话说二马已经坐车在来我家的路上,让孩子的大伯把孩子送到车站。心凉了半截,半年未见的二马,过我家门而不入。

        翻看着网络里教堂的图片,就这么想起了二马,不提防心就疼了起来。在彼此的生命里划下这样深重痕迹的人,是不能用过客这样的字眼来轻描淡写的,也是不能忍心看着彼此最终变成过客的。我和二马的纯真年代已经逝去,或许就留下这些在岁月里终将斑驳的碎片,在某个相熟的风景里在某句相识的言语中,不经意的时候让人想起……而真实的二马,已经站立在无垠的大海那头,我和她,隔了海……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